坞城新闻网>健康养生>他公派留学哈佛大学后回国,拒民营医院高薪挖人,只为埋头科研

他公派留学哈佛大学后回国,拒民营医院高薪挖人,只为埋头科研

[2019-10-25 12:34:54] 【

个人简介

坚守自己的感情

国庆节又来了。对于医务人员来说,假期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当你享受假期和家庭团聚时,他们仍然在忙碌的工作中挣扎。他们尽职尽责,无怨无悔。他们是健康的卫士。

在采访周立斌时,护士突然冲到办公室说,“主任,一个病人昏迷了!”周立斌没有时间说再见,急忙赶来救援。救援紧张有序,忙碌但不混乱。原来,一个虚弱的病人在注射麻醉剂后出现晕厥。经过一些强化紧急治疗后,病人恢复了知觉。警报被解除,诊所被切换回有序的常规诊断和治疗环境。周立斌回来了,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

周立斌记不清楚了。这是他第一年在国庆节值班。他对此没有抱怨。"我们都为学习医学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公立学校出国留学

哈佛大学培养的科研兴趣

周立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已经当了15年的医生,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双一流”大学是军队培养高水平医学人才的摇篮。

2008年,国务院资助博士生出国联合培养。26岁的周立斌获得了在公立学校留学的机会,并进入了美国哈佛大学牙科学院。这一经历培养了他对科学研究的兴趣。

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mgh)著名的乙醚穹顶是乙醚麻醉和手术的首次公开演示,时间是1846年10月16日。是口腔外科医生发明了乙醚麻醉。

哈佛大学有浓厚的学术氛围。“那一年,一位教授(杰克·绍斯塔克,200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之一)在那座实验室大楼里获得了诺贝尔奖,”周李斌记得诺贝尔奖获得者绍斯塔克教授分享了他在舞台上的研究经验,这非常令人眼花缭乱。在那两年里,周立斌有一半时间在实验室里,这直接影响了他对科学研究的兴趣。"现在临床分析也将使用科学研究的理念."

周立斌在哈佛大学的导师是组织工程的创始人瓦坎蒂教授。他首先提出了组织工程的概念,并通过工程方法构建了人工器官。例如,最简单的事情就是做耳朵,在实验室培养细胞,然后把它们放在支架上。“这就像在架子上种植葡萄,让葡萄沿着架子生长。组织工程是让种子细胞生长成预制支架材料,形成所需的组织和器官。”组织工程也成为周立斌后来的研究方向。

专心学习

许多发明专利使病人受益。

在哈佛大学,周立斌的研究方向是组织工程,回国后将继续学习组织工程。主持2项国家级项目、1项省级项目、4项国家发明专利和6项实用新型专利。

这些发明源于他对工作的仔细观察和对病人的关心。例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用自体富血小板血浆和软骨细胞隔膜构建人工耳廓软骨”和研究项目“用cgf构建组织工程软骨”就是人耳廓软骨的体外构建技术。

他说有些孩子天生没有耳朵或耳朵非常小,这是先天性小耳畸形。他们害怕出去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最迫切的希望是有一只耳朵。目前也有外科手术的方法,如雕刻和拼接肋软骨制作耳朵,然后安装,并覆盖一层皮肤,但毕竟不能达到耳朵的正常形状,从身体上取下肋软骨容易造成胸部畸形。另一方面,组织工程是建立一个耳朵形状的海绵支架,让种子细胞(干细胞或软骨细胞)爬进海绵样支架,慢慢生长成一块完整的软骨。一袋皮肤是耳朵的形状。

目前,周立斌的研究已经成功构建了动物的整块耳软骨,进一步的临床研究正在计划和论证中。

周立斌的八项发明专利或实用新型专利,每一项都将有助于改善该领域的治疗技术,帮助患者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如牙科植入体通用口腔定位器。

所谓的牙种植体是在牙床上的骨头上打一个洞并钻一个钉子,但是牙槽骨的空间是有限的,通常只有一个正确的方向。轻微的偏差可能导致失败,这可能导致修复植入物失败。

口腔种植体的三个最关键的点是:指后期种植的牙冠的位置,以确定钻入哪个点、钻入哪个方向以及钻入多深周立斌表示,万能口腔定位器的设计可以将牙槽骨两侧夹紧,在钻孔开始时确定钻孔点和方向,并在钻孔过程中用定位器引导钻孔针,使其只能无偏差地走向中心点,消除了医生的人工误差,使牙科手术更加准确。

下班后,周立斌也喜欢考虑做一些“小发明”。他发明了一种带无线触摸板的三层笔记本电脑,使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显示屏达到或接近水平视线,角度更适合人类的视角,有利于保护人类健康。

忠于使命

拒绝雇用高薪私人医院。

即使在医学界,牙医也是“热门”。退役后,周立斌也面临着选择。有经验的资深医生在公立和私立医院都是稀缺资源。周立斌说,越来越多的牙医选择自由执业或开设自己的诊所。他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是一名非常受欢迎的博士后学生,有在美国哈佛大学留学的历史。起初,许多私立医院提供橄榄枝和高薪招聘人员。他最终选择去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我对科学研究还是有些追求的。许多临床问题经常萦绕在我的脑海中。一些新奇的想法会不经意间冒出来,所以我们不得不查阅文献,做理论验证,设计图纸,做实验项目,并立即进入实验室进行研究。如果只是为了增加收入,去私人诊所没有问题,但可能没有时间、条件和平台来进行科学研究。”在公立医院,带年轻人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对周立斌来说更有意义。

就业15年后,周立斌感受到了技术创新的速度。如今,植牙非常普遍,在他的学校教科书中很少提及。过去,补牙的过程非常复杂。必须从病人口中取出模具,然后送到加工厂翻转模具并浇铸熔融金属。这一过程中的材料会发生变形,精度不高。现在的技术是全金属的直接数控切割。以前,必须将假牙送到加工厂,等待半个月才能完成。现在,随着数控加工技术和3d打印技术的发展,一旦ct扫描和口内扫描数据被传输,计算机辅助设计就可以立即进行。当牙齿的三维形状出来时,3d打印机打印过程就准备好了。现在它可以由诊所的椅子来处理,牙齿会在一杯咖啡的时间内当场准备好。

在美国的两年里,周立斌开阔了眼界,也让他意识到国内外医疗硬件存在着小小的差距。周立斌说:“这些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培养牙医。”。普通高校培养的牙医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人们的口腔健康观念正在逐步增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口腔健康是整体健康的基础。

周立斌所在的广州医学院东风西院口腔颌面外科成立于2018年。去年医院只有3名医生,但今年有6名医生。

记者:杜南记者李春华

摄影/视频:杜南记者张芝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