坞城新闻网>教育>青岛一学校强制要求学生订校服,人均九套!这个问题究竟归谁管?

青岛一学校强制要求学生订校服,人均九套!这个问题究竟归谁管?

[2019-10-25 09:01:18] 【

目前,青岛的每所中小学,

学生们被要求在上课时间穿校服。

一般来说,一个学生从小学到高中。

制服的数量不会超过9套。

但是今天一些家长和学生报告说,

青岛事实学院强迫学生购买校服。

人均制服数量高达9套!

近日,一些家长和学生向台湾舆论监督热线举报,青岛现实学院强迫学生购买校服,甚至有些学生二年级就已经购买了七八套。这种行为让父母和学生愤怒和无助。出于这个原因,家长和学生继续抱怨,但结果是投诉和校服的数量越来越多。谁来监督这些问题也成了一个难以捉摸的问题。

张先生(化名),青岛现实学院学生家长:

九套校服你不是开玩笑吧,为什么孩子们需要用九套校服去上学,我真的不能说,有些话。

张(化名)是学生的父母,他的孩子小张(化名)是青岛实景学院的大二学生。不久前,这个孩子度假回家,带回了厚厚的一叠校服。当被问及此事时,他得知这都是学校买的。这让张先生非常生气,认为这是不必要的,给家庭增加了负担。到底是怎么回事?

10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青岛现实学院,随机采访了几名学生。小李(不是她的真名)是一名二年级的中学生。她告诉记者,在过去的一年里,她一共买了6套校服。

小李(化名),青岛事实学院二年级学生;

两套200套作训服;一套200个,两套400个在夏天。然后只有三套风衣,二百八十套。还有一套300英镑的制服。据估计,我们上大学时必须预订。

小王(化名),青岛事实学院大二学生;

一套训练服;我们学习护理,护士制服;一套西装,两套在春天,两套在夏天,还有一套刚刚订购,总共七套。我计算出将近1000英镑。义务校服,校企合作,你知道。

小王(不是他的真名)说购买校服的通知通常是由老师发给班委的,班委是发给学生的。过去,统一订购由学校统一收费。从上学期开始,学生们通过微信支付订购费用。

小王(化名)向记者展示了二维码,上面写着“关于订购校服的通知:青岛事实职业学院18级高职院校冬季校服”。扫描后,记者来到购买页面,显示“现实学院冬季校服”(18级高职院校)售价为280元。

青岛事实学院二年级学生:

现在是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甚至连西装都被预订了,而且一次也不穿。我在基础学院订了两套,一套两个,另一套夏天用。我还上了大学,秋天订购了两套,夏天订购了两套。现在我想在冬天订购一套。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年(总共订购了几套)和十几套。)

公共信息显示,青岛实景学院位于城阳区凤海路,占地1200亩。这是一所私立专科学校,有大约15,000名中等和高等职业院校的学生。一些学生告诉记者,学生对大量校服和强制订购有很多抱怨,并多次向学校反映他们的意见。

青岛事实学院二年级学生:

目前,学校里没有校服,更不用说这么多校服了。

记者:

我们不能不点菜吗?

学生:

无论如何,强制必须命令。

记者:

如果你不点菜会怎么样?

学生:

当我第一次订购校服时,我特别检查了那些没有订购校服的人。我不想点菜,没人想点菜。

学生们继续思考,

学校没有变。

到底是什么?

学校在说什么?

青岛事实学院工作人员:

在这样的学校里,制服是统一订购的,军队管理也在学校里进行。学生在上课时间穿校服。四季都有制服,还有棉袄套装,所以你不必买衣服。一共九套,三年可以穿,我们校服的价格是980元。(不想买就买不到?)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统一的校规。

记者从山东大学、青岛大学以及青岛大学、青岛酒店管理学院等其他高职院校了解到,目前没有统一的采购和统一的日常着装。中小学确实要求普遍穿校服,教育部门也有明确的人数规定。至于高校,教育部门没有关于着装和购买的相关规定。这意味着学校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但他们能强制购买并无限制地设定自己的数量吗?记者还询问了各级教育部门。

城阳区教育体育局工作人员:

我们区没有大学管理权。虽然这所学校位于城阳区,但它由市教育局和省教育厅管辖。你可以向市教育局高等教育司报告。

青岛教育局工作人员:

高等院校由省教育厅管理,而我们市教育厅没有权限。

山东省教育厅工作人员:

事实学院是一所市立学院。

经过一轮协商,从区、市到省级教育部门,谁将负责制服的问题没有明确答案。据记者了解,今年6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民办学校收费的通知》明确要求各级发展改革和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强对民办学校收费的监督和指导。同时,2007年实施的《山东省教育厅加强民办教育管理条例》也明确规定:市教育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民办教育的全面管理和综合协调;做好民办学校的管理和服务,规范办学行为。这说明各级教育部门都有监督民办高校的责任,监督盲区也在现实中形成了不良后果。

王女士(化名),青岛现实学院学生的家长:

正是因为太多乱七八糟的钱,我才停止在那里学习,这超出了我们农村的基本负担能力。有几起投诉,但没有人回应,也没有人负责。

本站的简短评论是:教育不应该如此反复无常。

一方面,人均9套制服的“外来规则”反映了学校管理的简单和粗鲁。另一方面,很难避免人们质疑这种“个性化”收费项目背后是否有一系列利益。学生和家长大喊,监管机构应该做出回应吗?民办高校是社会力量丰富办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承担着为社会培养实用人才的责任和义务。规范办学是前提和基础。各级教育部门要切实履行监督职责,建立自上而下的有效监督机制,为学生维权开辟渠道。只有这样,与此类似的“洋花条例”才能不繁不尽。